欢迎访问:亚洲情色,狠狠干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勾花客

初更时分,南瓦巷有黑影沿着路旁槐树,爬进张竹山的后院,一个男人蹑足走向东厢。屋内乌灯黑火,但很奇怪,有扇门是虚掩的!黑影推开门,闪身内进,那竟是女人的闺房!

  「死鬼,你来了?害得人等了半个晚上了!」蚊帐内伸出一条似藕白的玉腿,那只小足仅有三寸。

  「上半夜在吉祥赌坊输得利害嘛!」黑影在脱衣裤,很快,他就赤条条了。

  他掀起蚊帐,钻进绣榻,但手上还拿着个小布袋。床上躺着个少妇,上身只有一件胸兜,下身只有条亵裤,肉光莹然。她仰身就送上小嘴,他搂着她亲了亲。

  女的已急不及待,自己解了胸兜、露出白白的奶子来:「快,人家淫水来了!」男的仍是慢条斯理:「我赌完吃了些酒,下边还没有硬起来哩!」妇人双手一伸,触手所及,他的阳具果然是软软地垂在胯下。

  男的跪了起来:「你想快活,就用口给我呵一呵!」妇人真的趴在他胯下,小嘴一张,就想吮,但鼻子碰到阳具,闻到一阵酒味:「唉!你刚才又喝高梁酒了?」男的闷哼了一声:「你怎么会知?」妇人捉着他的阳具摇了两摇:「你这处是和肚子相连的,你肚内吃过甚么,都可从龟头闻出气味来!」他按着她的头:「不要多说,快来!」女的执着那根粗粗的东西,张开朱唇,将阴茎纳进口内「呜…唔…」的吮了起来。她先用舌头挑撩龟头,跟着噙着来吮,弄得口水直淌,而男的就闭目享受着。

  「噢…不好…」他突然按着她的头:「刚才吃酒太多,现在小便有点急,你房内有没有尿壶?」女的仍然舐着他的龟头:「没有…你要放…就放在我小嘴好了!」男的二话不说,就撒出尿来,那妇人吞了大半,部份就由嘴角流出。

  他随手拾起床上她的胸兜,给她抹了抹嘴:「月娥果然爱我,所以今夜我带了淫器包来,一定要尽兴!」她吞了尿后,仍是吮他的红棍子。吮了半顿饭的时间,那东西在她嘴中暴胀,将她两腮撑得满满的。

  那妇人将他的阳具吐了出来:「对了,你…你带来甚么淫器?」他拿起扔在床上的小布袋:「这是个羊眼圈儿,你套在我龟头上,等一会你就欲仙欲死!」女的接在手里,因没有烛光油灯,看不清模样,只摸到是有毛的物体,不禁打了个冷震:「唉!你就会用这些东西折磨我。」男的感觉到她将羊眼圈套在龟头上,那阳物此刻有六寸长、寸许粗,热腾腾,那女的往后一倒,双腿大张,露出牝口:「轻…轻点…」他伸出中指去挖她:「怎么淫水不多?」「刚才搞了那么久,淫水都流尽了!」女的口有点颤:「好人,你就搽点口水在那里吧!」男的握着有「毛」的龟头,在她牝户上揩来擦去,片刻间,她的牝口又流出滑潺潺的液体来。

  那女的双腿钳着他的腰、屁股左挨右擦:「好人,有水了!你就给我止止痕…」她腰肢已迎上来。

  他的阳物往前一挺「吱」的一声,已插进半根,再一用力,整支阳物就直透到底。他轻旋起来,弄得那妇人不断抓他的背脊。

  「淫妇,是不是很受用?」那女的口不断的颤:「哎…又酥又麻…又痕…好难忍…你这羊眼圈…弄死我了…」她边叫边摆动屁股,而他亦出出入入的抽插起来。女的捱了百来下,花心的淫汁直如水泻似的,弄得整支阳具都是湿湿的。而羊眼圈的毛湿了了后变成「针」似的,一下一下都刺在嫩肉上,弄得她「死去活来」。她不敢大声叫床,只是将一角棉被咬在口里,不住地喘气。而男的不断抽插,龟头刮着阴道口时,都「吱、吱」有声。他又插了百来下,妇人情到极浓,她两手搂着他的头,将红唇咬着他的口,伸出舌头来,在他嘴上舐了几舐。

  「来了…来…」她猛地身子像发冷的颤了几颤,肉洞中喷出一阵热汁,这是女人的阴精溢出。

  他只觉一股热气从她的花心直喷,「烫」在他龟头上,直透丹田,只感到一阵阵的甜畅。

  「唉,我也不成了!」他急急的再乱抽了十多下,龟头微颤,阳精连连射出。

  那妇人「丢了阴精」,身子像散了一样,舌尖冰冷,话也说不出来。

  男的射了精后,阳具很快软化,他拔了出来,除下湿漉漉的羊眼圈:「快三更了,我要走啦,这淫器包放你那里,过几天晚上我再来!」妇人娇躯无力:「小心点,虽然是三更半夜,小心碰到人!」男的穿回衣服,轻轻推开门,从原路出去,想从槐树攀离院子。可能刚才乐极,他脚步有些浮浮,勉强翻出院子,冷不提防树下站了个人!

  站在树下的汉子手一有明亮的短刀:「你都吃得禾米多!」他手上的刀向着攀树而出的男子插了两刀,天虽黑,但有星光,那男子似乎认得这大汉:「你…是你…」他捱了两刀,软绵绵就倒下。

  汉子摸了摸他的鼻,呼吸已没有了,他将男子的尸身拖到草丛:「你的金矿原来在里边,今宵等我财色兼收也好!」他将刀上的血在男子身上的衣服揩干,走回槐树下,又爬进张竹山的后院。他似乎对屋内分布了如指掌,片刻间,就摸到女的房间前。那房门是没有关牢的,他轻易就推门而入。

  「是你?怎么又回来了!」床上的女人,似乎刚睡着,迷迷糊糊的叫了一声。

  大汉含糊的应了一声,就揭开蚊帐钻了进去。

  那妇人刚刚云雨完毕,还没有穿衣服,雪白肉体横陈,只盖着薄被。大汉虽看不清楚,但手摸着妇人又白又滑的身子,登时淫心大动!他单手一握,就握着她一只奶房。妇人的奶房不小,他一只手握不满,只好用手指拈着她一颗奶头。

  「死鬼,不要那么大力!」妇人被他拈着奶头拈得痛了,她发火:「咦!你…你不是顺兴…你…」她想挣扎呼喊!

  但大汉的反应不慢,他一手掩着她的小嘴,那把利刃就架着她的头:「你这淫妇,张顺兴已给我杀了,你如果不给我乐一乐,叫起来,将奸情抖了出来,你也不好过!」妇人张目结舌,在利刃下,她不得不点头。大汉伸手一摸,就摸向她的阴户。女的刚玩完,下体虽有揩抹,但仍是湿腻腻的,但阴毛胜在不多而柔软。

  「你这臭货,牝户已有秽物,要我来『洗锅』,是弄臭我的宝贝!」他将她一提:「来,趴在床上!」那妇人不知他想做甚么:「好汉,饶命,你要玩,我可以去洗干净牝户再来!」「不!放你离房岂不是放虎归山?」大汉狞笑,他一手就摸向她雪白浑圆的屁股。

  妇人这时知他想要甚么了,她抖着:「这里不可以,会弄伤的!」大汉没有答话,他将刀子衔在口中,双手解开裤子,就蹲到女人身后。他的阳物已昂起,在她牝户毛毛上揩过,热烘烘的。他的手向她牝户一挖,将她洞内湿湿滑滑的汁液揩在她的盛臀上。他揩七、八下,那妇人的屁股已湿了一大片,她虽然害怕,但在刀口下,却不敢不从。大汉「引水后流」了片刻,觉得够湿了,他双手从她腋下伸前,握着她那垂下的双乳。

  那妇人双乳被他握着搓揉,不住的在轻叫:「轻点,扭得很痛!」大汉狞笑着想:「人言乳大必贱,你这妇人双奶这么大,怪不得要偷汉!」他双手松开,握住阳物,就往前一插!

  「哎唷!」妇人痛得十指乱抓,那阳物只是插了一半进去。大汉腰股再用力,他扶着她的盛臂再一挺,那东西方全插进去!

  「哎唷…」妇人痛得眼泪直冒,蹙眉眯眼:「大爷…轻点…哎唷…肠子都伤啦…」大汉只觉得阳物被肉团紧啜着,有说不出的甜畅,也不觉插抽起来。

  「哎唷…哎唷…」妇人呻吟着,她虽然叫痛,但心里却想:「你这恶棍,幸而没有顺兴的粗大,否则我后庭伤得更重。看你昂起这么快,相信支撑不了百下,我就多叫几声,那你就更快射精!」大汉不知她装模作样,还很得意的抱着她腰肢乱挺。

  但这不同牝户,越插越有淫汁流出,他狂抽了廿来下,他觉得龟头被揩得麻麻软软的,他暗叫不好:「再下去,这恐怕要丢去!」急忙将阳具拔了出来。

  女的痛感骤失,急忙用手去搓屁股:「哎!大爷,这下弄到流血了!」大汉口里衔着刀子,不能作声,他想:「这女的牝户柔美、假如不凿她一凿,始终是入宝山空手回!」他心念一定,那阳物又斜斜的一插,从她两股之间,插进牝户内。

  「喔!」女的想不到他这么快又来,她的牝户尽是汁液,而他的阳具不粗不长,倒也应付得来。

  他乱挺了廿来下,肚子的肉击在她屁股上,弄得「啪、啪」有声,而妇人惧怕他有刀,亦将屁股摇摆来迎。大汉只感受前所未有的欢畅,他大力的挺了廿多卅下,只觉龟头一阵甜畅,他双手抓着她的屁股,阳具一阵颤抖,男精亦射进牝户内。

  妇人只觉热流射入,当然知是甚么一回事,她心暗喜:「这贼不过半顿饭就丢了,哄他乐完,送走瘟神,再作打算!」大汉趴在她背上喘息。

  「大爷!」妇女想将身子翻过来:「你玩完了…应该放奴婢一条生路…」大汉将衔在嘴唇上的刀握回手中:「不!受人钱财,替人消灾!」他将刀往妇人的头上一割,那婆娘来不及叫,身子颤抖了片刻就殒命。大汉急急穿回裤子,亦从旧路攀槐树走了,这时正是四更。

  黎明时,张家侍婢发觉女主人扬瓶儿一丝不挂,死在榻上,吓得急忙报官。而很快亦有人发觉,张竹山后院外草丛中,亦伏了一具男尸,亦紧赶找地保。

  开封府尹(今日的市长)包拯,天明就接到这两件凶案的消息:

  「南瓦巷的张家一夕死了两人?」包拯在张龙、赵虎开路下,来到张竹山家。

  两具死尸已始放在木板上,用草席遮着。

  张龙验过死尸,禀告包公:「女死者生前有过性行为,在牝户内外都有男性情液,而男死者则是被人剖开肚子而死。」「据张竹山家人说:男死者是竹山表弟张顺兴,女死者是竹山老婆杨瓶儿!」「而张竹山现时在外营商,未悉凶案!」包公搔着胡子:「两死者是否始同一刀子插死?」赵虎和众衙差研究过:「从伤口大小来看,是匕首一类的物体!」包公沉吟着:「张竹山注外营商,他老婆看来不甘空房独守,所以偷汉,但就给人杀死。这…会不会是张竹山突然回家,撞破奸情?」「但,奸夫是谁?张竹山表弟顺兴为甚么又在后院外身亡?」他下令张龙:「验一下张顺兴的阳物,看看有没有异状!」张龙和忤工剥开张顺兴的裤子,用鼻子去闻他的阳具。

  「回禀大人,张顺兴阳具,有残存精液气味,看来是行房后不久,被人所杀!」包公在张竹山家里看过一遍,而张家侍婢、男工都回答:「昨宵听不到异响,亦不见顺兴表少来过!」包公下令将瓶儿、顺兴收尸入棺,命命火速找张竹山回来奔丧。

  「张竹山现在在那里?」包公问张家家人。

  「张老爷上月来信,说他在洛阳,三月后才回来!」「洛阳离此甚远,假如张竹山在那边,他就是不知这凶案!」包公想了片刻,命张龙随同张家的家人,火速赶去寻找张竹山。  一夕死了两人,开封府内百姓都议论纷纷。包公回衙后,亦令衙差、捕快在城内看看有没有张竹山的行踪。

  张竹山并不在洛阳。此刻,他在开封城外二十里的小城,一间叫怡春院的妓寨内。他正拥着一个叫小玉的歌妓。虽然日上三竿,他仍然搂着她在床上。小玉像依人小鸟,因为张竹山有「金」。张竹山运了一批海味到洛阳,赚了不少银两,他似乎不急于回开封。他和小玉已经缠绵了两天,他越来越喜欢她似的。小玉虽然瘦了一点,但胜在双腿修长,十分懂人意,张竹山第一晚找她荐枕,她就令他享受到前所未有的满足…那晚,小玉是用口喂竹山吃酒。她将美酒先倾在嘴内,再和张竹山亲嘴,把酒注入他口中。张竹山揽着她的纤腰,闻着她的体香。小玉和他吃了不少酒、都有些醉意,她爬上绣榻,卸衣脱裤。

  「不准偷看!」小玉在奴帐内娇呼。

  张竹山「吃、吃」笑,他爬上床:「大爷是柳下惠,不动心的。」小玉一手就掏向他胯下,果然软如绵。她将张竹山一推,就压着他,她像觅食的小鸟,看到一条小虫。那东西只有寸许长,龟头不外露,小玉用手扭搓,但无反应。

  「你…你有包皮!」她握实他的龟头,轻轻地用手将「皮」翻开。

  张竹山的龟头露了出来,那是淡淡的赤色。她用鼻子嗅了嗅,有少许臊味。她再用手兜了兜他的阴囊,他两颗小卵是一大一小的!本来,一大一小是很平常的事。但张竹山一颗就似鸟蛋,一颗就似小指指头。

  小玉没有讥笑他,通常在性能力面,男人不肯认「低威」的。

  她张开小嘴,就啜了他的龟头,张竹山仍没有反应。小玉用舌头舐遍了他的下身,甚至连放屁的地方亦钻了进去,但,那寸许长的东西仍是软绵绵地缩在阴毛中。

  「这厮是银样蜡枪头?还是不成?」小玉累得满头是汗。

  她突然玉掌轻抬,就拍落张竹山的阴囊上。

  「打得好!我是不打不成材的。」他发出呻吟。

  「哦,原来你是厚皮之辈!」小玉突然跃上床,走到桌前,将红烛拿到床畔。她将红烛倾侧,烛蜡就往下滴,那灼热的蜡滴往张竹一的小腹上。

  「好,真好!」他身子挺了挺。

  小玉一手持着红烛,一手握着他的是非根,将蜡滴落他的皮囊上,红蜡在他的毛毛上凝结。张竹山的身体不断颤抖,那寸长的东西开始变硬。一根红烛烧了一半,他的下体都是红蜡。他咬着嘴唇,十分陶醉似的。小玉将红烛放回桌上,她伏回他的身边,去撕那些蜡。

  「喔!啊!」当撕起蜡时,连毛毛也一并给拔起,这种刺痛,似乎挑起他的情欲。他那根东西,变粗起来。她每撕下一团蜡,他的阳具就变大一分,寸许长的东西,变为三寸多长。小玉只觉握在手里的红棍子,越来越硬。

  「大力一点撕,不要怜惜我!」张竹山喉中发出欢愉之声。

  她已经撕了一大半,他的手不停摸她的奶房,他用掌心去搓她的奶头。小玉双乳不大,但奶头就如黄豆般茁起。

  「来!今天大爷兴致好!」张竹山又用手去摸她的牝户。

  小玉蹲起,她一手扒开自己的牝户,一手握着他的阳具,慢慢地塞进去。他的肉棒子前端,流出些白色汁液。这些汁揩在她牝户两旁,使到阴唇油亮亮的。她将肉棒前端塞了进去,跟着,她慢慢坐了下来。张竹山看不到她的表情,因小玉是用背脊向着他。

  「哦…噢…」她轻叫起来。

  他的阳具虽然幼而短,但亦将她的阴唇撑得迫迫涨涨。

  张竹山突然仰身,他双手从后面伸向前,双手握着她的椒乳:「我很久…没有这么乐了!」小玉的屁股摇幌起来:「噢…官人…我要…」张竹山的阳具虽然昂起得很慢,但力度显然未足。小玉双手扯着他的阴毛,那处已经有一小片是牛山濯濯的。她将身子像是小舟的摇来摇去。

  「哦…呀…」她摇得越来越快。

  而张竹山就从后搂着她,他的山羊胡子擦在她光滑的背上:「美人…慢点…我…我不成啦…」他身子突然往后一仰、双手放开,他双足直挺:「丢了…没有啦!」「我不依!」小玉娇呼起来。

  他喷出来的东西很稀,像水一样,而汁液不多。小玉的屁股顿了一顿,他的阳物很快就缩小,跟着滑了出来。

  「碰到你真好!」他喃喃自语:「我要替你赎身。」小玉搂着张竹山:「你替奴赎身…奴奴要好好的报答你!」她张开小嘴,一俯头,又将他的肉棍含在嘴内,而舌头滚动,把他滑腻腻的龟头吮了个干净。

  张竹山被她舌头左撩右拨,亦是乐得十只足趾直挺:「哎…不好…刚干完…有点尿急…」小玉松开了嘴:「我的亲亲…你就撒在奴的口中罢!」她说完又含着他的龟头啜。

  张竹山忍不住了,「沙…」的一声,一泡热腾腾的尿就直射入小玉口内。

  好个小玉,除了流少许出来外,其它的全吞进肚内,喝了个一点不剩。

  张竹山摸着她的头:「小玉,味道怎样?」小王伸出舌头撩了撩口唇:「唔…有股酒香!」原来男的排尿,除了躁味外,还有所吃的茶酒气味,随尿液排出。小玉答得真切,竹山忍不住拉了她到胸前:「小玉对我真好,比起我的贱内瓶儿,真有天渊之别!」小玉胸前两团肉,压着他的丹田,她两颗乳头,不停的揩在他的阴毛上,弄得两粒红豆,变了红枣般大。

  「相公的娘子有什么不好?」「这贱人,一天到晚就只懂『要』,唉…偏偏我下边两粒卵儿不争气,勉强来,累得要死!」张竹山恨恨的:「这婆娘就怨我不争气,我张家无后,怪不得了她!」小玉「嘤」了一声,用双乳夹着他软下来的阳具,不断的去「烘」:「还有呢?」张竹山沉吟了半响:「有时,她偷汉子!」小玉眼珠一转:「你且说来听听!奴是过来人,一听就明白的!」张竹山咬了咬下唇:「有一天晚上,我吃酒醉了,到黎明五更才返家…」「杨瓶儿娇慵的躺在榻上,上身只有一胸兜,下身却是赤裸裸的。我见她的牝户微张、阴毛如丝绸般,忍不住蹲在床边,用烛去照看!」「这婆娘睡熟得像死了一样,小足只有袜子,我捏着她三寸金莲,将她的的腿张开了一大条缝,她的牝户就张得更大了!」「我一看,这牝户平日是干卜卜的,但今夜就湿滋滋的,似乎还有男精的气味!」「不过,她的牝户很『骚』,像还未曾洗过似的,我也不敢肯定她牝户湿湿的是甚么,于是就将红烛凑近一点。」「岂枓有风飘过,红烛的火焰恰巧就灼着她的阴毛,痛得这婆娘醒了!」「她撩着下体,那毛烧焦了,有阵燥黄之味,这杨瓶儿竟叫:『张竹山,你的娘,竟然想用蜡把我牝口封起来?』」「我吓得急忙分辩说,我见她牝户湿湿的,想看看是否男人丢精在内!」「但这臭婆娘就哭了出来骂我说:『我等了你半晚,你不回来,四更时有些尿急,所以撒了泡尿,因为累,也没有抹牝户,倒头再睡。想不到我一次没有洗,你就疑心我偷汉,还用火烧我下阴,你…你居心叵测!』「我听了,怕这泼货把整屋人弄醒,急忙转身就走,天明干脆出门做生意去了!」张竹山恨恨的:「这扬瓶儿入我门后,只懂吃、睡,今次带你回去后,我就把她休了!」小玉双手一握,握着张竹山的阳物:「照奴所看,那婆娘九成是偷汉,玩完之后,没有洗牝户就睡,她以为你不回来,想不到你吃醉天明才回家,假如不用烛光照,这婆娘下体的淌液就是铁证!」张竹山摸了摸她的头:「讲到玩的花样,杨瓶儿可不及你呢!」小玉娇笑:「还要不要烫蜡?」张竹山摇头:「你摸不到吗?淫货儿,大爷的命根有缺陷,一晚来二回,会玩死人的!」小玉握着他软了的阳物亲了一口:「相公,明天你得要替我脱籍!」翌日,张竹山果然用了五十两银,把小玉的卖身契从駂母手上赎回,又雇了一辆马车,两人快活地望开封而回。张竹山有银两,路上住宿都是大客栈,刚好就碰上沿路查问来的包拯手下张龙,及竹山的老家人。

  「老爷子,我家夫人早半月前给人摸进屋内杀了!」老家人向竹山哭诉。

  张竹山很吃惊,而张龙就令他们赶快回开封。

  包公升堂。

  张竹山诚惶诫恐的:「大人,小的一向在外营商,贱内被杀之时,小人仍身在洛阳附近,真不知是谁下的毒手!」包公一拍惊堂木:「张竹山,你家亲戚张顺兴亦被人刺死,你讲讲张顺兴是个怎样的人?」张竹山想了半晌:「唉!本来家丑不外传的,但顺兴这人亦太不争气了…」他向包公讲出顺兴的秽事: 张竹山家本有一个侍牌叫秋菊,是卖身三年代父还债,人长得很标致。张顺兴因年少,经常到南瓦巷张家串门,就看上了秋菊。有一天晚上,顺兴就摸上柴房旁边秋菊的房。初秋天气,秋菊洗完脸,洗过牝户、脚板,只穿着薄衣就上床。

  「嘻!今晚老子吃定了你!」顺兴摸了摸怀中一个小瓷瓶:「吃一颗『淫三日』,任你淑妇也要变淫娃!」他推开了窗,爬入房内。

  「谁?」秋菊听到有异响,忙爬下床来想点烛。

  冷不提防就给顺兴从后抱着,他一手拈着她的鼻子,秋菊张口想叫,但,一颗有辛辣味的药丸就塞进她小嘴。

  「噢…啊!」秋菊猝不及防,就将药丸吞下。

  顺兴按着她的小嘴,就拖她到床。

  「呜…你!」秋菊拚命挣扎。

  但顺兴只压着她,过了片刻,药丸在秋菊肚内溶化了,她只觉得混身麻痒、阴户发痕、面如火烧一样,呼吸也急促起来…「成了!」顺兴淫笑着,他身子滚侧放松,一手就去解秋菊亵衣的钮扣子以及亵裤的裤带儿。

  秋菊混身乏力,想叫又叫不出似的。她衣裤被扔到床上,露出一具白白的身体来。

  「你这骚货!有这么大的一对奶,是天生的淫贱!」顺兴摸着她的奶子,拈着她的奶头:「大爷今晚阳物充血,要借你身子用用,假如服侍得好,明儿我跟竹山说,要了你做妾侍!」顺兴的手跟着一摸,就摸落秋菊的牝户上,她那里毛毛不多,但似乎有点湿。

  「哈!你这骚货,连淫水也流出来了!」顺兴伸长手指,就去探她的牝洞。

  想不到伙菊是在牝户上贴有草纸的。

  「骚货!你月经来了?」顺兴收回手指,放在鼻端前嗅:「…倒霉!」秋菊泪眼盈眶,她混身上下给顺兴摸了个一览无遗,正是羞得要死,但食了顺兴的媚药,她的子宫收缩加剧,又痕得要命!

  顺兴将秋菊扭在床上:「这也好,这样不会弄大你的肚子!」他倒一颗「淫三日」丸来,吞下肚中,跟着也脱去衣袍。

  秋菊虽看不清楚他的裸体,但顺兴身子压下来,那半硬的阳具,擦在她小肚子下。秋菊知道劫数难逃,她喘着气:「我的大爷,轻一点!奴婢会死的!」顺兴阳具慢变粗变硬:「不要紧,我会慢慢来,你在屁股下多塞一些草纸,省得红血沾污了床褥!」秋菊拗他不过,心想:「这身子迟早是要给人的,今宵给了他,也可有好日子过,省得做人婢女!」她想到这处,也伸手在枕下扣出一大叠草纸来。顺兴双手搓揉着她的大奶子,又去啜她的乳头,那颗小红豆,被他舐得两舐,啜得两啜,开始硬了起来。他接过小玉递过来的草纸,垫了几张在她屁股下。

  「第几天来呀?」顺兴握着阳物,在他阴户外揩来揩去,那根头,弄得秋菊抖完又又抖。

  「第一天…刚来…不多…」秋菊想挺动牝户来迎,但他就是不插进去。

  女人月经来时,有些待别「骚」,恰巧秋菊就是其中一个,她本来还有些害差的,但吞下一颗「淫三日」丸后,变得欲火焚身。此时,那阳具「擦」的一声,就挺了到底。秋菊变了淫娃,她「雪、雪」连声,一边就伸手拿草纸,在牝户旁抹,也不知自己流的是骚汁,或是月经。

  顺兴只觉她牝户夹得阳物甚紧,秋菊虽不是处女,但插过她的汉子不多,顺兴是第二回,所以她连连喘气。顺兴只觉她牝户甚湿,浸得龟头甚舒服,也顾不得甚么「撞红不撞红」了。他双手一提,提起秋菊双腿,就抽插了十多廿下,只弄得她混身发抖,娇喘连声,急忙用草纸去抹牝户。他提着她抽插了百来下,腹中的药力发作,也顾不得「怜香惜玉」了,开始狂乱起来。

  这下弄得秋菊「生也不是、死也不能」,她捱得两百来记,鼻尖突然冰凉,手也冻起来:「不好!弄伤了…肚子痛…」顺兴正在快活,要他停止,他自然不愿意,但秋菊就推他,双掌触到顺兴胸膛,竟是手心微冻。

  他拔了出来:「大爷还未丢精,你搓了搓肚子,再给我用口啜!」秋菊一边用草纸抹下体,那疼痛似乎减轻,跟着,就含着他的阳物,啜了起来。

  她像倒啖甘蔗一样,拚命吮了半顿饭,只见顺兴突然怪叫起来:「噢…噢…大爷的宝…贝都给你吧!」他身子微抖,一道热流直注满她的小口。

  顺兴丢了精后,一摸秋菊,混身冒冷汗似的,他不敢久留,马上穿回裤子就走。而秋菊被他这么「淫」了一回,竟伤了子宫,翌日不能起床。

  杨瓶儿是张家主妇,自然要去看看,有人跟她说:「秋菊月经不调,得了个血崩之症,看样子是不成了!」秋菊捱了三日,竟一命呜呼,张竹山只得叫她家人收尸回乡,秋菊父母只是卖女三年,眼下白头人送黑头人,自然嚎啕大哭…包公听完,一拍惊堂木:「张竹山,秋菊顺兴之事,你怎得知?」张竹山叩了个头:「包大人,原来秋菊临死前,告诉了我妻扬瓶儿,说顺兴入房,竟来撞红之事,她要顺兴正式收纳她,好使坟前碑上,也有主人家认头。而瓶儿就问计于我,但…我因为要出门,亦拿不定主意,最后,只得找顺兴,但他避而不见,这事…最后不了了之!」张竹山禀包公:「可能今次之祸,是秋菊阴魂作祟,来取顺兴狗命,祸延我妻杨瓶儿!」包公听到这里,立刻命赵虎下乡,找秋菊之家人。而张竹山安置了小玉,则忙着为瓶儿举殡。

  包公这宵再细看卷文,将张竹山的事回味一番:「张顺兴诚可恶,但所谓闭门一家亲,这竹山竟然批评得他一文不值,始终有伤厚道,莫非…这厮和顺兴有恩怨?」天明时分,赵虎已赶回开封,得到的报告是:「黄秋菊父母带到,秋菊有一兄长,则下落不明!」包公于是马上升堂。

  秋菊之父母俱是农民,生活甚苦。

  「你女儿不治之日,张家的人有甚么跟你说?」包公问秋菊父。

  「小的曾见过张竹山老爷,他说秋菊身子虚,请过大夫来治,但一病不起!」黄秋菊之父老泪纵横:「小的以两银卖女三年,想不到…」包公再追问:「张家的人,有没有其它人找过你?」黄氏两老,可能初上公堂,包公怒拍惊堂木:「你两人快说!」黄老呆了呆:「三个月前,有一老汉自称是受张家所托,来找过小儿黄三客,小儿回来后,说要和妹报仇,留下一两白银,就外出至今未归!」包公眼珠一转:「你要真确描出你儿形像,衙门自会绘图找他!」黄氏两老于是讲出三客相貌,包公令人绘成图像,悬红寻找。是夜,包公再召展昭来见。

  「展护卫,我看这黄三客,可能懂武功,你不妨走访武林、看看有否这人消息。」展昭想了想:「眼前开封满贴捉黄三客榜文,这人要逃,多数先会返家见父母,属下就去他家居附近理伏,一定可以捉拿此汉!」包公又命张龙、马汉严密留意南瓦巷张家的情况。展昭伏在黄氏的茅舍附近三天,这日初更,就见一影窜入。

  「黄三客,哪处跑!」展昭喝了一声,拔出长剑就扑过去。

  黑影蒙面手中是有单刀的,他举刀来格,叮当兵刃相交,打了两回合,展昭武功高强,挑下他的单刀,将大汉手到擒来,果然是黄三客!展昭连夜带黄三客返开封府衙。包公在二更,挑灯夜审黄三客。

  「黄三客,是否你杀死杨瓶儿与张顺兴的?是谁主使你,快说!」包公叱喝。

  黄三客倔强的点了点头:「小的杀张顺兴这对奸夫淫妇,一是替妹报仇,二是替天行道!」「你姑且说来,也许不致于死罪,你父母年事已高,你要明白,不孝有三!」包公语重深长:「替妹复仇,自有皇法,不必用私刑!」黄三客叹了口气:「小的是…受张竹山所唆摆的!这事…是他找上小人而起…」原来秋菊死前,曾对瓶儿说:「那晚月经初来,给顺兴入屋奸了,他东西很粗大…可能刺穿了奴婢的肚子…所以流血不止…」扬瓶儿听在心里,就私寻顺兴。

  「好哥儿,你的『淫三日』与驴棍儿戳死了秋菊,假如告到官府里去,你脱不了关系!」瓶儿说时媚笑。

  顺兴懂得鉴貌辨色,他马上淫笑:「好嫂子,怎样才贴得上你的嘴?」瓶儿娇笑:「我的嘴巴很多,今夜二更你且从后院来我家里,研究一下怎解决!」顺兴打量了瓶儿一眼:「嫂子不怕竹山大哥撞破吗?」「这死相出城去了,最快后天才回!」瓶儿留下一张地图:「你照着这图爬入来好了!」张顺兴见她骚在骨子,姣在眉稍,心中淫心大起:「好,就来个财色兼收!」这一夜,他带了两颗「淫三日」,真的爬入杨瓶儿房中。

  这淫妇见他登门,搂着就亲了个嘴,跟着一摸他胯下。顺兴的阳物虽未昂起,但已有四寸,她的小手捏着,爱不释手:「唉!怪不得那秋菊被你戳死了,真是长物!」顺兴的手亦探向瓶儿牝户:「这么大的口,如非大棒,怎捣到底!」他掏出「淫三日」药丸来,一人吃了一颗。

  瓶儿只觉丹田一阵火烧似的,她急不及待就解他的裤,抓着他的阴囊:「好大的两颗卵子!」她握着他的阳物就塞向牝户,虽隔着衣服,顺兴的阳具仍顶得她小腹下凹了一块。

  瓶儿自己址开裙带:「你家嫂子不是秋菊呀!」顺兴淫笑,将她两足提起,那阳具顶着她的牝户,「吱」的一声,就直插到底。

  那婆娘马上摆动屁股来迎,口中哼哼哈哈的叫:「雪…雪!真好…连花心都给你撑开了…」插得两三百下之后,顺兴又换姿势,将她的身子翻过来,要她屁股朝天,那粗大的阳物从背后插进去,扬瓶儿乐得十只脚趾都撑开。因为食了淫药,顺兴足足搞了两个多时辰,才泻尽欲火。而瓶儿梅开三度后,牝户亦像脱了皮一样,她连牝户也没有洗净,就玉体横陈,睡如死人。

  也合该有事,顺兴爬出南瓦巷张家时,在巷口被张竹山看到。张竹山老谋深算,他不动声息,回家就去闻杨瓶儿的阴户。杨瓶儿牝户没有洗净,多少留下顺兴的「气味」,她虽然极力否认,但竹山给一顶绿帽压了下来,自然不忿!

  「这淫妇休了她是便宜,杀了她方消心头之恨!」张竹山想过捉奸在床,但顺兴到底是亲戚,宣扬出去是家丑外传。想单打独门,竹山自问不及顺兴身壮力强,所以就想到借刀杀人之法。

  他想到秋菊死前所讲的「顺兴曾与她合体,所以下体疼痛出血!」于是把握到这一点,张竹山就和一个老家人下乡找到黄三客。

  张竹山对三客说:「你妹子是张顺兴害死的,她月讯来时,子宫软得很,这莽汉撞红,害得她血崩不止而死!」「这张顺兴事后不肯娶你妹子,还偷我内人,假如替天行道,非杀此汉不可!」张竹山怕黄三客不信,还刻意叫他到南瓦巷到看。黄三客伏在巷内十余天,看过张顺兴爬进院子内,对张竹山的话深信不疑。那晚他喝了点酒,摸到南瓦巷,恰巧见顺兴出来,怒从心起,插了他几刀。跟着,他循路爬入院内,按张竹山先前的指点,摸到杨瓶儿的房,亦把她干掉。张竹山很狡猾,他游说黄三客下手后,就出发到洛阳去。

  包公听完黄三客所述,下令马汉、赵虎,连夜到南瓦巷抓张竹山。

  张竹山知案情败露,亦和盘托出:「是在下安排黄三客做此勾当,事前,还送他一两白银安家!」包公升堂,将一干人等带上,张竹山和黄三客相顾无言。

  「黄秋菊虽是顺兴所伤,失血致死。但男女合欢,总是两情相悦,怪不得人!」包公判案:「但扬瓶儿背夫勾汉,本有乡规戒律可罚,张竹山滥施诡计杀妻,死罪可免,活罪难饶,判充军十年!」「黄三客受人利用,连杀两命,本应处斩,但姑念激于义愤,故判今生充军关外,到死方休!」包公判案即毕,叱呼一声:「退堂!」

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仙剑淫侠传 下一篇:【傲世女神调教】1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